排行榜

器官捐献有感者 陈敏睿

发布时间:2020/06/28 11:52:10   点击:  

6月28日 星期日 晴

我去洗澡,我妈拾掇我的屋子。

我穿戴好之后,妈妈指着人体器官捐献感谢信问我:“这是干什么的?”

我心里咯噔一下,大叫不妙。我一直没告诉我妈器官捐献这事儿,是因为不知道怎么说,她是个碗摔碎了都要念一声“岁岁平安”的人。我也在原来问过她,她那时候挺忌讳这个,没法儿,摊牌呗。

我语气凶巴巴的,显得似乎理直气壮:“怎么了,不能捐吗?”

我妈连声道:“没——没,可以捐可以捐,我也捐了。”

我突然觉得特别好,有一种眼眶微湿的冲动。

这份捐赠协议书是送给自己的礼物。我记得勾了捐献栏中角膜、组织、器官、遗体这四个选项。或许因为是医学生的缘故,我想得比较久远,觉得死后能继续在他人身体里延续的东西尽数拿去,觉得死后成为大体老师发光发热也是挺好的选择;或许因为除了能切切实实帮助到别人之外,也觉得作为普通人的自己有那么一点厉害。

或许还因为高中时,我得知了一位很好的初中老师因突发事故离世的消息。在此之前,亲近的人都很健康快乐,这是第一次被生活掰过头直面死亡;如同海面上突然翻涌出巨浪,拍打我,吞噬我。怎么能想象国庆回去和我言笑晏晏、鼓励我好好学习考好大学的人即将化成一抔黄土。

“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。”得知消息的此时此刻我就是受锤的牛,泪水被这个消息捶打出来而止不住——因为老师逝世前一天还在空间积极宣传我们的初中,因为老师最近升了职位,因为老师家里还有两个孩子。我请了假,一个人在校园里漫无目的地走走停停,感觉只要这样走下去,就可以不必面对坏消息。我恍惚地想今天是不是愚人节啊?竟然真的不是。

之后和同和老师要好的同学抱头痛哭,哭累了,就讲我们初中和老师的事情,讲老师为了和我们有共同话题特意去看《花千骨》,讲老师毕业那天在我们的校服上签字,讲……讲完了,泪水也干了。

生活用一种特别真实、特别残忍的方式告诉我:有的事情不能接受也得接受,不管你捂着眼睛逃避还是声泪俱下地控诉,它就是发生了,明明白白地摆在那里。

我也知道生死都是自然。但是,但是。

后来我看了一部电影,飞机轰炸之下大地尘土飞扬,如此情况下仍有人念诗,声音清越穿透扬尘。听到主人公对为死者哭泣的人说:“逝者已矣,生者如斯。”也像我是对我说的,泪下之余终于有了那么一点点释怀的感觉。

我常想人生的意义,可能这只是虚幻。那我希望——下大雨时,仍能够拍着栏杆高唱大江东去。那我希望——能将生命当作事业,兢兢业业地活着。


【作者:2019级本科生 陈敏睿 来自单位:护理学院 责编:张名轩 谢婷婷】